給政策 減負擔 做扶持 我校推進科技成果“落地開花”

作者:程毓編輯: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19-06-14瀏覽次數:10


記者  程毓

  和往常一樣,5月31日,樊希安教授走進自己創辦的公司,先到生產車間轉一轉。這里,幾十名工人正在緊張地制作熱電芯片。他告訴記者:“上個月接到500萬元的訂單,現在每天要加班趕工才能完成任務。”
  在前不久武漢市組織的武科大科技成果轉化專場簽約會上,我校教授與企業成功簽約轉化科技成果49項,總金額65.36億元,創下了湖北省屬高校的第一。
  原來“不敢轉、不愿轉、不會轉”的教授們,現在為何積極性越來越高?倪紅衛校長說:“學校給政策、減負擔、做扶持,打通科技成果轉化的‘最后一公里’,大力推進科技成果‘落地開花’,讓教授獲得科技紅利、學校獲得改革活力、社會獲得發展動力。”
能給的政策,都給
    “教授,做好教學和科研是本分,賣專利、辦公司那是不務正業。”從事科研工作30多年的吳開明教授,早就有轉化科技成果的想法,但是不敢干。
  抱有他這樣想法的,在教授圈里很普遍。
  根據國家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湖北省“科技十條”“新九條”,2017年學校出臺了《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若干意見》,鼓勵老師們把科技成果“從實驗室帶入市場”,給教授們吃了“定心丸”。
  接著,又出臺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管理實施細則、專業技術人員創新創業管理辦法等文件,從薪崗保障、職稱評聘、權益分配等為科技人員在崗或離崗轉化科技成果“鋪路”。比如,“創業期間署名武漢科技大學的科技成果,包括專利、論文、獲獎、項目,都可以計算科研工作量”。
  吳開明決定,不能再讓科技成果“睡大覺”。
  從事高性能鋼鐵材料研究的吳開明,其科技成果能夠廣泛應用于高鐵和汽車上,市場前景很大。他帶著十多項專利技術,出現在政府和學校組織的路演上,尋找“識貨”的企業。
  經過幾次展示遇到了“伯樂”。材谷金帶湖北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和吳開明團隊簽約,出資20億元設立先進材料產業轉化基金,成為我校獲得的最大一筆成果轉化資金。
    “我們趕上了好政策。”吳開明充滿信心地說,“未來打造出百億、千億級的產業不再是夢想。”
  近兩年,我校教授轉化科技成果的積極性明顯提高,技術轉讓合同數2018年比兩年前翻了兩倍,達到330多項。
能減的負擔,都減
  看著到賬的科研經費越來越多,“科研大戶”周建安有些不安:“這些都是專利技術的中試經費,支出很大,利潤很薄,學校如果還像以前收10%的管理費,那負擔就很重了。”
  讓他沒想到的是,今年年初,為了進一步鼓勵科技成果轉化,學校及時修改了橫向科研經費實施細則,將管理費的比例大幅下降:項目經費500萬元以下、500萬元到1000萬元、1000萬元以上,分階段收取管理費3%、2%、1%。
“要讓老師們‘輕裝上陣’。”科學技術發展院院長李亞偉說。
  老師們反映,“錢進來了,花不出去”,拿著票據到財務處報銷,經常被拒。財務處也覺得委屈,“我們按照現有的文件規定辦事,否則年審挨批。”
  李亞偉帶著部門老師主動尋找相關政策依據,還十多次地廣泛征求老師們的意見,出臺了“橫向經費使用14條”,把符合政策的專家咨詢費、業務接待費、車輛維持費等40多項列出“清單”,讓老師們理直氣壯地使用經費,財務處有章可循地審核報銷。
  看到學校的變化,周建安決定,繼續擴大“真空保溫專利技術”的應用,“今年力爭轉化科技成果突破千萬元。”
  科研成果是教授的職務行為,轉化利益如何分配?校領導們很開明,“盡可能讓利給教授們,鼓勵大家科技服務社會。”于是,一個向老師們傾斜的收益分配政策出臺了。
  根據轉移轉化的方式不同,學校的收益最高不超過15%,85%以上由科技成果人所有。這比國家規定的70%以上,讓出來“一大截”。
  樊希安是第一個受益者。他的3項專利技術經過評估以1040萬元作價入股,2017年創辦湖北賽格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樊希安團隊占85%、學校占15%。
  創業后的樊希安很忙,學院減少他的課時量,全年只排了18課時。根據學校的文件,他在崗創業的成果都算作了工作量,2018年達5000多分,考核合格。
  走進樊希安的企業,溫差發電攪拌機、體溫發電手表等產品琳瑯滿目,“現在,每月生產3萬片,今年營業額至少上千萬元。”
    2018年我校技術合同金額比兩年前翻了4倍,達到8270萬元。
能幫的事情,都幫
  教授不是萬能的。做企業,既要懂管理,又要會經營,兩年前的樊希安就陷入這樣的困境,“企業怎么辦、怎么管?”
  學校2017年明確規定,資產經營公司為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組織實施單位,為教授們提供“一站式”服務。
  得知樊希安的困擾,資產經營公司總經理朱孟強找到他:“只要你有轉化的想法,其它都交給我們辦。”起草合同、修改協議、注冊場地、評估資產……為樊希安轉化科技成果“全程護航”。科研成果需要中試,學校免費提供中試場地;科研成果要評估,學校支付了評估費。
  當年11月,公司迎來了第一筆22.8萬元的訂單。樊希安感激地說:“沒有學校的扶持,我不可能做成企業。”
  在經營企業中,樊希安發現不少新問題。他把企業問題帶回學校,有針對性地做科研,再把科研成果帶到企業應用。2018年,他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發表A級論文11篇,名列全校第一。
  樊希安為教授創業蹚出了一條路,也帶來了示范效應。目前,我校教師已創辦科技公司9家,涉及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多個領域。
  作為“見證者”的朱孟強,深有體會地說:“科技成果變成了生產力,教授的價值增值了,學校服務社會的能力也增強了。”
    2019年3月,我校入選教育部首批“科技成果轉化和技術轉移基地”。分管科研的劉靜副校長表示,學校將進一步推進科技成果轉化工作,扮好科技和資本對接的“紅娘”、教授團隊的“經紀人”、高新科技型企業的“接生婆”,在科技強國戰略中積極貢獻“武科大力量”。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AG真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