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夠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光明日報》報道我校校友蘇義腦院士

作者:新聞中心編輯:新聞中心發布時間:2019-10-08瀏覽次數:10

    武科大網訊  《光明日報》一版10月7日以“他,能夠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油氣鉆井工程專家蘇義腦”為題,報道了我校校友蘇義腦院士的事跡。全文如下:


【光明訪名家·走近院士之共和國同齡人】

他,能夠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

——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油氣鉆井工程專家蘇義腦

光明日報記者 張翼

院士小傳

  蘇義腦,1949年7月生于河南偃師,油氣鉆井工程專家,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博士生導師。1976年畢業于武漢鋼鐵學院(現武漢科技大學)機電系,1982年和1988年分別在石油勘探開發科學研究院獲碩士和博士學位,1990年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后流動站(力學)出站。1990-2006年在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工作;2006年至今在中國石油集團鉆井工程技術研究院工作。現任中國工程院能源與礦業工程學部主任、中國科協委員、中國振動工程學會理事長、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戰略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石油大學等高校兼職教授和博士生導師。

  2003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作為主研人員參加的國家及部級重點科技項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二等獎1項,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1項;國家二委一部七五攻關優秀獎1項,部級一等獎3項;獲國家專利29項(發明11項、實用新型專利18項)。

他,能夠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

蘇義腦近照  資料照片

  “鉆頭不到,油氣不冒”。在石油工業中,鉆井工程長期以來被稱為“龍頭”,鉆井工程技術的每一次進步,都會帶動石油工業邁上一個新臺階。

  “給鉆頭裝上眼睛和鼻子,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的“航地導彈”;被譽為油氣鉆井界的“兩彈一星”……說起中國工程院院士、油氣鉆井工程專家蘇義腦傾注心血的事業,人們常常這樣形容。

精心完成百萬字學術專著

  “明早6點多就要出發去機場,去延安調研;24日下午回北京,當晚去香山報到;25日到26日要參加香山科學會議;27日要去中國工程院開會……‘十一’前的時間都已經排滿了。”9月21日晚上10點,北京北四環,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幽靜的大院里,蘇義腦院士的辦公室還亮著燈。他微笑著,一邊查找電腦中的資料,一邊和記者說起接下來一段時間的工作安排。

  雖然已經是古稀之年,蘇義腦院士依然保持著“5+2”的工作節奏,每天排得滿滿的日程令學生們深深嘆服。他的作息表里幾乎沒有休息日和節假日的概念,一切都以工作為中心軸運轉。在蘇院士的辦公桌上,靜靜地躺著一本117.8萬字的學術專著《井下控制工程學導論》樣書,近期將由石油工業出版社正式出版。“如果讓我自己來評價的話,我認為剛剛完成的這本書是我工作當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蘇義腦翻開這本厚厚的學術專著,自豪地說。

  蘇義腦告訴記者,1988年獲得博士學位以后,他帶著把錢學森先生的《工程控制論》引入油氣井井眼軌道控制領域的想法,去北航從事博士后研究。提出“井眼軌道制導控制理論與技術研究”的新方向,提出實現“閉環控制”和“用手段解決問題”,此后又提出《井下控制工程學》這一新分支的學科框架,做基礎性研究并組織攻關。通過他和團隊30年的耕耘,《井下控制工程學》已成為學位教育的“石油天然氣工程”這個一級學科下的新分支(2008年國家教育部公示)。這期間蘇義腦院士帶著團隊從1999年開始,歷經10年努力,研發成功擁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CGDS地質導向系統和一批相關高端儀器系統。

  “這本書就是相關理論方面的內容,經過3年準備、4年寫作終于完成。”蘇院士撫著厚厚的樣書開心地說。

“給鉆頭裝上眼睛和鼻子”

  “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同齡人,我一直隨著祖國的發展在成長。記得十歲時,有一個口號叫‘祖國十年我十歲’,當時感到非常驕傲。隨著年齡的增長,更強烈地感覺到一種責任和使命。”蘇義腦告訴記者。

  一路走來,盡管經歷艱難曲折的求學之路,但科技報國的信念始終不變。“我還清楚地記得,40年前的9月12日,我來到這里報到,開始進入石油行業。”蘇院士望著窗外大院中蔥郁挺拔的大樹說。

  20世紀70年代末,我國定向井鉆井技術剛剛起步,所需用的螺桿鉆具只有美國和蘇聯有,價格昂貴。為了擺脫這種關鍵工具依賴進口的局面,石油部重點研究項目—“LZ6 1/2螺桿鉆具研制”的攻關任務開啟。1981年初,蘇義腦作為研究生,參加了中國第一臺螺桿鉆具樣機的研制攻關。如今,螺桿鉆具已經成為我國石油鉆井行業不可或缺的工具,推動了我國鉆井技術的重大進步。

  “給鉆頭裝上眼睛和鼻子,讓鉆頭聞著油味兒走。”地質導向技術把鉆井、測井和油藏工程技術融為一體,是衡量一個國家鉆井技術高低的標志。機、電、液一體化,測量、傳輸、導向控制于一體,包含高超的技術含量。

  20世紀90年代以來,全球石油工業找油、找氣難度不斷加大,我國的油氣鉆井工程遭遇到很多世界性技術難題的挑戰。為了提高復雜地質條件下探井的發現率和開發井的采收率,特別是提高薄油層水平井的鉆遇率和產量,我國迫切需要地質導向鉆井技術。而這項誕生于1993年的高新技術,僅被國外三家著名技術服務公司所擁有。“我們從基礎研究開始,完全獨立地進行設計和研發,甚至其中的一種特制鋼都是我們和國內某單位合作試煉成功的。”蘇義腦說。

  地質導向系統的研發成功,使我國成為繼美、法之后世界上第三個擁有此項高端技術的國家,為提升我國鉆井技術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作出重要貢獻。

又揚飛鞭上征途

  “外界可能不理解油氣鉆井,認為鉆井不是什么高科技,甚至認為鉆井傻大黑粗,‘趕馬車的都會鉆井’,其實不是這樣的。我給鉆井下過一個偏文學的定義,‘鉆井’就是粗獷的外表加上高精尖的內涵,去開拓獲取光明與動力的探索之路。”蘇院士風趣地說。

  新中國剛剛成立時,我國石油工業非常薄弱,1949年全國的石油產量只有12萬噸。最近這些年,我國的原油產量最高達到了2.15億噸,但隨著消費大幅增長,石油的對外依存度達到了70%左右,缺口很大。

  “在能源問題、石油問題日益凸顯的形勢下,‘我為祖國獻石油’就是我這個石油科技工作者和新中國同齡人的愿望和誓言……莫道功成該歇馬,又揚飛鞭上征途。”蘇義腦院士在自述中寫道。

  在馬不停蹄工作的同時,蘇義腦還非常重視對年輕人的培養,悉心為國家培養油氣鉆井業的年輕英才。從1988年開始帶研究生,到目前為止,蘇義腦親自指導的碩士研究生、博士生和博士后已有100多名。“我認為對年輕學者的培養,不僅是傳授知識,更多是傳授理念與方法,從創新精神上加以培養,當然最重要的是培養正確的價值觀,把為國家效力放在首位。”蘇義腦表示。

  通過對幾十年的科研生涯、自身經歷的感悟總結,蘇義腦完成了一部書稿《學習與研究漫談》,從哲學和科學的高度來理解和認識工程技術,梳理出一套科研方法和科研思路,以便于年輕人學習。

  作為中國工程院能源與礦業工程學部主任,如今蘇義腦在本行業科研教學工作的同時,還關注整個國家能源領域的發展,不單單限于油氣,煤炭、核能、熱能、新能源以及礦業等方面的發展都是他傾心關注的領域。“涉及的研究領域范圍更大了,感覺時間更加不夠用,必須要只爭朝夕。”蘇義腦說。

  《光明日報》( 2019年10月07日 01版)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9-10/07/nw.D110000gmrb_20191007_4-01.htm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AG真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