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別山主峰

作者:凃慶文編輯:汪忠杰發布時間:2019-10-08瀏覽次數:70

如果把大別山比作一個人的話,我從它的腳趾頭起步,爬到過它的腰——天堂寨廠區,爬到過它的肩——索道終點,而沒有爬到過它的頂。

主峰是我的夢,我幻想著它的高聳,它的偉岸,它的居高俯視的感覺,它的與天對話的豪情,我要去。

我去的那時,旅游還剛剛動腳起步,索道還沒有在紙上繪圖,廠區之上還沒有不管是巧奪天工還是匠心獨運的人工痕跡,一切是自然。我們幾人找到當地一位采石耳的漢子引路,采石耳的人可說是山上最勇敢的人,他們經常爬到山頂,再放下幾十上百米甚至兩百多米的繩索,再順繩而下,采摘附生在石上的野木耳,拿回去曬干賣錢。刀削般的青石板讓人卻步,產生幻覺。

我們在家是豎足信心才來的,至半腰,雖然感覺腳比鉛重,但看到那徒立的山,天大的石,還有石縫間扎根的松,心中更充滿期待,我們要登頂,上主峰,豪情頓生。引路人走走停停,把我們鎖定在他的視線里,我們嘴上堅強地喊著快上,腳不答應,不停地問還有多遠,那漢子總說:快了快了。

好不容易登至山上,眼前呈現一片平緩之地,幾個相比之下的不大的土山包依次連接,漢子在前面一個大一些的山包上坐等我們,等我們走近,拿出最后的勇氣問,還有多遠?漢子指指腳下說,這就是。這就是?這就是?開玩笑,這就是我心中的主峰?心中高聳得站不穩腳的主峰?它平實得有如一個老者的頭頂,沒大樹沒大石,只有矮矮的草在邊上附生。漢子堅定地說,就這里,專家用儀器測出來的。我心涼一截,一大截,現實摧毀了我的幻想。四周望望,好像也沒有哪座山超過這個山包的,短暫停留,回去。一路無語,無語。

很長時間不提上主峰的事,偶爾想起,轉眼即過,沒有想說說吹吹的沖動。幾多年了,經歷經過也多了,再偶爾想起,感覺完全不同了,大別山主峰不就是人生的寫照,年輕時奮斗,充滿艱辛,也鍛造輝煌,鋒芒嶄露,令人欣賞。而歷經險阻,拚其一生,成就心愿后,也磨就出一顆平實,平坦,平穩的心,如老者一樣的慈和,充滿了溫善綿長。如此一細想,心徒覺暢然。

大別山主峰,你是真正真實的主峰!我心中的主峰!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AG真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