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濃度情感患者

作者:楊莉編輯:汪忠杰發布時間:2019-10-10瀏覽次數:10

有點無聊,沒你有趣。

1

打開很久之前睡覺必聽的一個APP,發現很多電臺都聽不了了,原來不只是我在變啊,不知不覺中,所有的事情都在悄無聲息的改變,就像這樣,開始對于過去的喜歡無能為力。

 

看到上一次的播放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三個月了,還真應了蒙田那句“人最難做的是始終如一,而最易做的是變幻無常”,這個懷疑論者,還真是一位人類感情的冷峻的觀察家,一針見血。

 

在那些電臺里聽了很多故事,身邊也有發生一些故事,參與過,記錄著,可那些主角們的身影好像在記憶的鏡頭里慢慢變得有點模糊了。忘了是誰說過的,只要還沒死亡,結局都可以是另一個開始,他們的生活還在繼續,我已經寫不出故事了,那就祝福他們,在我寫不出的故事里,俗氣而又熱烈的喜歡著吧。

 

就像羅曼羅蘭那句被用爛了的句子,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透了生活的本質,卻依然熱愛生活。從前覺得熱愛是一切的基礎,不管生活如何都應該熱愛的啊,可后來才明白人猶如一張白紙,越長大,在上面畫的東西就越多,可做的選擇就越多,痛苦就越多。說是人啊,要自個兒成全自個兒,成全這兩個字的分量,從前是不懂的。

 

2

看到閨蜜換頭像了,順手發消息問她,晚上收到她的回復。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突然就接到她的視頻,嘮嘮叨叨兩個小時。撂了之后室友用“甜蜜”形容了我們倆,好像從來沒注意到過,跟她在一起時總會不自覺地變成個小姑娘,被偏愛和保護著。我是那種很慫的暴脾氣,受不了被別人說,因為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都可以照顧好別人的感受,一直奉行著康德那句“不讓任何人因自己產生不快甚至怪異的印象是做人的責任”,可要是有人兇我,我是要兇兩倍回去的,或者死犟著不搭理,方圓幾里都可以感受到的低氣壓,但若是被溫柔對待了,我就是個乖乖聽話的慫人了,你說月亮是方的,我都會滿懷欣喜地附和“對,而且每個角都是直角呢”。

 

應該大多數人都是吃軟不吃硬的吧,你低一下頭,我就忘了剛剛是為什么生氣了,還想幫你整理一下頭發,你溫柔一笑,我就想把整個世界給你了。都說感情里是要勢均力敵的,之前跟一個朋友聊天,他在學心理學,我說我真希望別人看我一眼就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們就直接用意念交流,這多省事兒啊,他覺得不可思議,為什么會有人想要將整個自己完全曝露在別人面前。說真的,我很懶,我一點兒都不想要勢均力敵,任何感情,哪怕你對我的小心思了如指掌,好的壞的,美好的邪惡的,我也不會安全感全無,我就想你有一雙透視眼,看就好,不要猜。在素日平淡無奇的生活里,“乖”,“聽話”,被溫柔對待,那就慫著吧,我不介意的。

 

3

前兩天又刷了一遍《廊橋遺夢》,羅伯特有句臺詞,“沉迷沒有理由,所以那才是沉迷”。我是習慣合理化的,不管是自我還是他人,總是可以給一件事情一個情緒找一個合理的出口,可很多事情是沒有理由的,比如我最害怕的東西是我的生肖所代表的那種動物,我并沒有被它們傷害過,但就是害怕到了即便是聽到那個名稱都會起雞皮疙瘩的程度,沒有理由。我喜歡過很多事情,喜歡是有理由的,而理由是有目的的。期待隨緣可以遇到沒有理由的沉迷,我猜那里邊一定會有不顧一切,從前我是有這個特質的,后來不敢有了,依然是赤條條一無所有啊,也不知道是為什么丟的。

 

還有一句臺詞也讓我有思考,

羅伯特:我不能擁有你。

弗朗西斯卡:為什么?

羅伯特:因為我沒法得到你。

這個簡短的在整部電影里邊不起眼的對話,讓我想到了一個很俗氣的問題,愛情是不是應該不顧一切。

有人說,愛情就是一場賭局,贏了,廝守一生,白頭到老,輸了,全盤皆輸,就當沒遇見過。

可那個跟你一起輸了的人,真的能夠當作沒遇見過嗎?

關于上邊那個俗氣的問題,我得到過一個有意思的回答,他說,在我這個年紀,我覺得是。緊接著補充了一句,人這一生總應該有那么幾段轟轟烈烈的感情。可能經歷過幾段轟轟烈烈以后,每個人經歷不一樣,就會看到不一樣的感情。我沒有把“幾段”這個措辭拿出來跟他討論,因為我知道,一定會有碰撞的。在我看來,轟轟烈烈只能有一次,每個詞語都應該有它的獨特意義的,不能籠統的替代或被替代,尤其是這種具有強烈情感意味的詞語,在我這只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只提了一個問題,為了轟轟烈烈而轟轟烈烈嗎?他說不是,是投入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轟轟烈烈。還說每個人的轟轟烈烈不一樣,無法定義,可能別人的轟轟烈烈在你看來就是細水長流的,可能兩個人的感情達到一定的程度一定的階段就可以說是轟轟烈烈了。

我沒有再繼續展開了,因為這段話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典型的打太極式回答。可我是個高濃度情感患者,對于這種熱烈的情感表達分析詞語,它所代表的狀態一定是唯一的,換句話說,轟轟烈烈就是轟轟烈烈,不能是細水長流,

它就是代表著地動山搖的崩塌感,飛蛾撲火的壯美感,和英雄主義的浪漫感。而細水長流就是細水長流,它說不了轟轟烈烈,它就是“我想留下來和你一起生活,一起吃吃苦,然后享享福”。

 

弗蘭西斯卡和羅伯特是轟轟烈烈,和她老公是細水長流。

緣起于相遇,情長與相伴。

 

如今兩個人之間過于頻繁的交流很容易造成一種戀愛的感覺,一種由習慣、信任和歡喜交雜出來的依戀的假象。而且現代人談戀愛許諾言的成本實在是太低了,反正現在WiFi流量不限量,說上幾個G都不心疼。但是,如果不喜歡,就不要招惹。不要無所畏懼,也不要小心翼翼。

《玻璃樽》里有句臺詞:人生下來的時候都只有一半,為了找到另一半而在人世間行走。

希望你們在這行走間,可以遇到讓你有勇氣說出我永遠喜歡你的人,但是啊,在你說出口之前,他已經有些愚笨地跟你分享他的整個世界并讓你住進去了,而且,他對你的喜歡從不吝于表達。

這是我想給你的陽光。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AG真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