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蛋黃你吃清

作者:魏夢凡編輯:汪忠杰發布時間:2019-10-10瀏覽次數:10

猶記往昔,每至十一二時,當左鄰右舍一個接著一個地飄出飯香味,當我焦急地等候在做飯的媽媽身旁,總會有一位賣鹵菜的老爹推著一輛老舊的自行車從我家門前經過。鹵肉鹵藕鹵雞蛋嘍!老爹不時叫嚷著,聲音悠揚渾厚,動人心靈。

不少準備開飯的人家都會被吸引出來,圍住老爹和自行車。鹵菜裝在自行車后座上的竹籃里,用白布罩著。老爹掀開白布,一陣鹵香味迎面撲來,引得圍觀的人都暗地里咽了咽口水。大家看了看籃子里的東西后,這里一聲“鹵藕來兩斤”,那里一聲“再給我來兩斤鹵肉,要五花的”......爭先恐后,就像晚說一秒就沒有了。在這些聲音中間,老爹不緊不慢地切菜,裝菜,然后遞給等候的人們。

每逢此時,我便會從抽屜里拿出一塊一元硬幣,攥在手里,飛快地跑上前去,拼命地向里擠。大人們無奈,只能讓我進去。我將硬幣遞給老爹,拿到用袋子裝好的熱乎乎的鹵雞蛋后,我便飛快地跑到姐姐面前,把鹵雞蛋遞給她。

我看著她用纖細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剝開蛋殼,有時著急去和小伙伴們玩,便會嚷道:“快一點,快一點嘛!”。老爹做的鹵蛋總會滲入些許鹵汁,所以剝出的雞蛋并不是白嫩嫩的一覽無暇,而是在雞蛋膜上有一層暗黃色,散發著淡淡的鹵香味。她將雞蛋掰開,露出里面完整的蛋黃。我便伸手拿出蛋黃,一下子塞到嘴里。蛋黃由于沾染了少量的鹵汁,吃起來不僅不粘口,還回味無窮。我喜歡吃蛋黃,大口大口地吃著蛋黃。她喜歡吃蛋清,細嚼慢咽地吃著蛋清。如果撥住時針就會發現,那時的陽光很美,笑容更美。

你曾為我買來《中國少年兒童百科全書》,盡管當時我只對槍械導彈的圖片著迷。

你曾為我借來三個磚塊那么厚的《意大利童話》,盡管當時我沒想到有一天它會遺失,再也找不到。

你曾要我背《三字經》,盡管我當時對你恨得牙根癢癢。

你曾騎著自行車,帶我去過很多地方。

我們曾經睡在一張床上,床頭柜上放著一臺收音機,墻壁上貼滿了毛主席圖像的月歷。

我們曾經無數次分吃一碗炸醬面,分到我碗里的總是比你多。

春天,我們趁著未散的霧氣,沿著河堤跑步到人民英雄紀念碑。站在花叢中的你要我幫你拍照,我手中的相機卻常常定格在你腳邊的花兒草兒。

夏天,晚飯后我們在屋外乘涼,躺在涼床上數著夜空中的飛機。

秋天,我們會隨著收音機的旋律在屋里瞎唱瞎跳。

冬天,早上不愿起床,我們躲在暖和的被窩里一邊看電影,一邊吃著老媽買來的燙嘴的鍋盔。

......

你知道嗎?你對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太大了。你喜歡聽林俊杰的歌,我的手機便常常是他的歌一首接一首;你對87版的《紅樓夢》著了迷,我在陪你看完后,又去把書找來看;初中時我染上了說臟話的毛病,你每聽見一次都要把我訓一頓,現在我嘴里再也吐不出臟話......

盡管我們也曾吵得不可開交,但終究是骨肉之親。

前路漫漫,咱們同舟共濟。


數字校報

 

最熱文章

AG真人平台